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再审案件与发回重审案件合并审理的适用程序

作者:奚俊涛  发布时间:2010-05-10 14:43:47


     一、案情简介

     1、当事人基本概况

    原审原告(另案被告)陕西省白水龙泉煤炭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龙泉公司)住所地白水县杜康镇。

    法定代表人种江龙,男,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王玉堂,男

    委托代理人种孝民,男

    原审原告张叙龙,男

    委托代理人高延峰,陕西秦泉律师事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审被告(另案原告)王维元,男

    委托代理人邓良兵,男

    2、案件的由来及审理过程

    龙泉公司、张叙龙与王维元劳动保险待遇纠纷一案,原审原告龙泉公司、张叙龙于2007年6月1日向本院提起诉讼后,张叙龙于2007年7月30日提起撤诉申请,我院(2007)白水民初字第304号民事裁定准许龙泉公司、张叙龙撤回起诉。王维元与龙泉公司、张叙龙劳动争议纠纷一案,王维元于2007年8月5日向本院提起诉讼,又因不服我院(2007)白水民初字第427号民事判决书上诉至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08)渭中法民三终字第108号民事裁定发回我院重审。在重审过程中,我院决定中止(2007)白水民初字第304号民事裁定的执行,由本院另行组成合议庭对龙泉公司、张叙龙与王维元劳动保险待遇纠纷一案进行再审,并与该重审案件合并审理。由于张叙龙涉嫌刑事犯罪被逮捕不能应诉,判刑后又因服刑地点不明,不能确定开庭地点,我院于2008年9月22日中止审理此案。王维元于2009年3月13日撤回了对张叙龙的起诉。至2009年7月21日因得知张叙龙服刑地后,该案恢复审理。本院对两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龙泉公司委托代理人、王维元委托代理人、张叙龙及其委托代理人均到庭参加了审理,两案现已审理终结。

    二、诉辩主张

    原审原告龙泉公司、张叙龙诉称,2005年农历2月份,被告王维元到龙泉煤炭有限公司张叙龙负责的采煤一队打工。同年9月13日,王维元在井下工作时受伤,张叙龙即将王维元送至白水县广慈医院治疗,同日在县医院作CT拍片时诊断为:“颈椎骨质增生”,遂回矿疗养。2005年9月15日张叙龙再次到白水县广慈医院留院观察,确诊为“S2棘突骨折”。王维元于2006年3月15日申请工伤认定,白水县人事劳动社会保障局在未排除“骨质增生”和“S2棘突骨折”之间存在矛盾的情况下,于2006年3月30日认定王维元为工伤,白水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07年5月20日作出龙泉公司、张叙龙支付王维元28228.14元赔偿费用的裁决。原审原告认为王维元的伤情不构成工伤,诉请确认王维元不属工伤,对白水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的裁决不予支持。

    龙泉公司在重审案件中辩称,王维元的伤情属于骨质增生,龙泉公司不应赔偿,且王维元属于张叙龙雇佣为其工作,与矿上没有劳动法律关系。王维元在雇佣工作中受伤,其伤情是骨质增生,张叙龙已经与其作了一次性处理,王维元领了300元,不应再起诉。王维元已经接近70岁,法律上已经没有劳动能力,不应作劳动能力鉴定。

    原审被告王维元辩称,在自己的伤情中,骨折和骨质增生两者并不矛盾,可以同时存在。张叙龙在原审中已经撤诉了,本次再审不应再作为原告参加诉讼。而且张叙龙作为自然人,没有劳动用工资格,对自己的伤情赔偿应由其所在的单位龙泉公司承担。

    王维元在重审中诉称,2004年7月,他到白水县龙泉煤炭有限责任公司张叙龙负责的采煤一队下井采煤,2005年农历8月10日,他在井下工作时顶棚石块落下,将其头颈部砸伤,被送往白水县广慈医院治疗,经治疗诊断为:S2棘突骨折。后又在白水县医院经CT诊断为:颈椎骨质增生。张叙龙在广慈医院为其治疗两天后让其回矿,两个月后还是头痛不止,他要求继续治疗,但龙泉公司和张叙龙不肯为其继续治疗。遂申请白水县劳动仲裁委员会进行仲裁,白水县劳动仲裁委员会所作的白老仲案字(2006)5号仲裁裁决认定事实正确,但赔偿计算标准不妥,且遗漏了有关费用,诉请龙泉公司支付自己伤残补助金、医疗费、仲裁费、交通费、邮寄材料费等,同时要求将伙食补助费由原来每天10元的70%,按照每天20元计算,并增加二审差旅费1505.3元,重审差旅费1439元,电话费、复印费、邮寄费等共计600元。

    三、事实和证据

    陕西省白水县人民法院经再审、重审审理查明,2005年9月13日,王维元在龙泉煤炭有限责任公司井下工作时,被顶棚坠落的石块砸至头颈部,工队队长张叙龙将王维元送至白水县广慈医院治疗,诊断为S2棘突骨折,当日又到白水县医院经CT诊断为颈椎骨质增生。王维元在广慈医院治疗两天后,回矿继续治疗。在此期间治疗费用由张叙龙支付,并协商由张叙龙一次性给付王维元300元后续治疗费后双方不再有任何关系,王维元亦签字认可。2005年农历10月,王维元回老家后常感头疼,在四川省兴文县医院诊断为脑膜积液血肿,先后花去医疗费用等共计3372.24元。在要求龙泉公司和张叙龙赔偿未果后,2006年3月15日王维元申请白水县人事和劳动社会保障局对其伤情进行工伤认定,白水县人事和劳动社会保障局于同年3月30日作出了白劳社伤险认决字(2006)03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其伤情为工伤。2006年8月9日,王维元又申请渭南市劳动鉴定委员会对其进行劳动能力鉴定,同年12月25日,渭南市劳动鉴定委员会作出渭南劳鉴字(2006)第96号劳动能力鉴定结论通知书,认定其劳动功能障碍等级为拾级,停工留薪期确认一年。2007年5月20日,经王维元申诉,白水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白劳仲案字(2006)5号裁决书裁决:龙泉公司和张叙龙共支付王维元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和残疾补助金、停工留薪期工资、工伤认定费、劳动能力鉴定费及资料邮寄费、后续治疗费、交通费、住宿费、伙食费等共计28228.14元。王维元和龙泉公司、张叙龙对该仲裁裁决均不服,并提起诉讼。龙泉公司、张叙龙向本院提起要求确认王维元的伤情不属于工伤的民事诉讼,张叙龙于2007年7月30日提起撤诉申请,我院(2007)白水民初字第304号民事裁定准许龙泉公司、张叙龙撤回起诉。王维元向本院提起与龙泉公司、张叙龙劳动争议纠纷诉讼,经一审审理后,王维元不服我院(2007)白水民初字第427号民事判决上诉至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回我院重审。我院遂以(2007)白水民初字第304号民事裁定准许龙泉公司、张叙龙撤回起诉不妥,决定对该案提起再审,并与王维元作为原告的另一发回重审案件合并审理。在审理期间,龙泉公司、张叙龙申请对王维元的劳动能力进行重新鉴定,我院驳回了其的申请。

    另查明,王维元受伤后在白水治疗的医疗费用由张叙龙已经支付。在四川省兴文县治疗共花去医疗费3372.2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按照因公出差伙食补助标准(确定为每天18元/人/)Χ70%Χ天数(确定为3天,四川医院住院治疗3天)为37.8元;停工留薪工资按照本人工资(831.25元)Χ误工天数12月为9975元;交通费确定为6087元;食宿费为2056元;伤残补助金按照十级伤残=本人工资(831.25元/月)Χ6月为4987.5元;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按照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基数(955元/月)Χ6个月为5730元;伤残就业补助金按照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基数(955元/月)Χ6个月为5730元;工伤认定费100元;劳动能力鉴定费200元;邮寄材料费290元。以上共计38565.54元。

    上述事实有龙泉公司、张叙龙提供的龙泉公司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张叙龙和王维元协商一次性处理协议;王维元提供的自己的身份证明、渭南市劳动鉴定委员会劳动能力鉴定结论通知书、治疗处方及CT报告单、医疗费、伤残等级鉴定费、工伤认定、仲裁申请费用、交通费、住宿费、邮寄材料电话费、伙食补助费等;双方当事人共同提交的白水县医院CT诊断报告单、白水县广慈医院X线拍片报告单、白水县人事和劳动社会保障局工伤认定决定书、白水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裁决书等在卷佐证。

    四、判案理由

    张叙龙撤回对王维元的起诉,仅是其自己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能代表龙泉公司亦放弃诉讼,我院(2007)白水民初字第304号民事裁定准许龙泉公司、张叙龙撤回起诉,剥夺了龙泉公司的诉权,显属错误,应依法对该裁定予以撤销。依照法律规定,法院自行提起的再审案件应当围绕原审案件的诉讼请求和诉讼标的进行,对全案进行审查并纠错,王维元辩称张叙龙在原审中已经撤诉,不应再作为再审原告参加诉讼的意见,依法不予采纳。龙泉公司、张叙龙认为王维元的伤情不构成工伤,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劳动者或用人单位对工伤认定结论不服的,可以依法申请行政复议;对复议决定仍不服的,可以提起行政诉讼。龙泉公司、张叙龙没有申请行政复议,亦没有提起行政诉讼,而直接提起民事诉讼,对其要求确认王维元的伤情不属于工伤的诉讼请求应依法予以驳回。龙泉公司、张叙龙在重审中再次提出对王维元的伤情进行重新鉴定,由于其在收到渭南市劳动鉴定委员会作出的劳动能力鉴定结论通知书后,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省级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提起再次鉴定申请,视为其放弃了申请再次鉴定的权利,对其要求重新鉴定的申请予以驳回。王维元在龙泉公司因公受伤,虽然王维元受雇于张叙龙,但对外是以企业法人龙泉公司的名义工作,与龙泉公司已经形成了事实上的劳动法律关系,其因公受伤,龙泉公司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对龙泉公司辩称应由张叙龙承担责任的理由不予支持。对于王维元受伤后的护理费用,由于其在进行劳动能力鉴定时,未对其生活自理障碍程度作出鉴定,且其属于十级劳动功能障碍,对其护理费用不予涉及。

    五、定案结论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二百零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九条、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我院(2007)白水民初字第304号民事裁定;

    二、驳回陕西省白水龙泉煤炭有限责任公司、张叙龙的诉讼请求;

    三、陕西省白水龙泉煤炭有限责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支付给王维元医疗费3372.2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7.8元、停工留薪工资9975元、交通费6087元、食宿费2056元、伤残补助金4987.5元、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5730元、伤残就业补助金5730元、工伤认定费100元、劳动能力鉴定费200元、邮寄材料费290元,以上共计38565.54元。

    如未按照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一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1540元,由陕西省白水龙泉煤炭有限责任公司负担 1390元,张叙龙负担150元。

    六、法官点评

    本案在审理中有些颇有争议的问题,涉及程序的正当性:一是再审案件与发回重审案件是否可以合并审理。认为不应合并审理的理由是两个案件适用的程序价值不一致,认为可以合并审理的理由则在于它们无论是否适用相同的程序,但案件本质上的牵连关系符合合并审理的本质要求;二是关于工伤认定的程序正当性问题。工伤认定是一个行政行为的结果,对其证据效力的否定和质疑,要通过一定的行政或行政诉讼程序来完成,对符合行政程序作出的工伤认定,在失去否定工伤认定条件的情况下,不能以民事程序中的证据认定原则作出相反的认定,即对于不属工伤的诉讼请求不可以作出认定成立的结果。

  

第1页  共1页

编辑:昌海燕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