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王启仓与景智全、张怀升雇员受损赔偿一案

作者:魏鸿  发布时间:2009-12-25 08:55:24


   (一)案情简介

    原告王启仓接受被告景智全雇佣,在尧禾镇东原村十组异地搬迁工程从事粉刷墙壁工作。该工程的分包人是另一被告张怀升。2007年7月17日下午五时许,原告王启仓在施工过程中,从脚手架上摔下致其受伤。原告诉至法院,要求被告赔偿医药费,误工费等共计39599元.并要求二被告承担本案受理费,鉴定费。

   (二)诉辩主张

    原告诉称,2007年7月17日下午五时许,自己受二被告雇佣从事建筑工作,在施工过程中,从手脚架上摔下,致其受伤,经尧禾地段医院和白水县中医院诊断为:骨盆骨折、耻骨上肢骨折,先后花去医药费、误工费、营养费等费用,经多次协商索要,二被告拒不承担义务,故诉至法院,要求判令:1、二被告连带赔偿医药费1213.5元,误工费17200元,护理费3780元,交通费194元,营养费1000元,残疾赔偿金5290元;2、由被告承担本案受理费50元,鉴定费1200元。

    被告景智全辩称,原告在其工地干活从手脚架上摔伤后,送原告至尧禾医院治疗,因拍片人不在,将原告送到白水县中医院治疗,支付给原告400元医疗费,第二天看望原告时,王启仓从医院回到家,又支付了200元治疗费。

    被告张怀升辩称,原告是从景智全施工处摔伤的,其没有雇佣原告,所以不应该承担任何赔偿责任。为支持其抗辩理由,提供与景智全土建包工合同一份,证明二被告曾约定“出现任何大小事故均由景智全自负”,故认为原告受伤与其无任何关系。

   (三)事实和证据

    陕西省白水县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2007年初张怀升承包了白水县尧禾镇东原村十组“异地搬迁”工程,2007年3月份张怀升将该工程的一部分分包给景智全,景智全雇佣原告王启仓在其工地粉刷墙壁。2007年7月17日下午5时左右,原告王启仓在刷墙过程从2米多高的手脚架上跌入室内,造成原告右耻骨支骨折,住院治疗2天,花去医疗费1243.6元,交通费80元,诉讼中,经鉴定原告的伤情为伤残十级,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参照陕西省统计局上年度国民经济发展统计公报,确定各项赔偿数额为:医疗费1243.6元、交通费80元,误工费338天x37.80元/天=12776.4元,护理费100天x37.80元/天=3780元,残疾赔偿金2645元x20年x10%=5290元,以上共计23170元。景智全已付600元充抵后应支付22570元;另查明,二被告均无建筑的相应资质。

    上述事实有证据证明:

    原告提交的证据有:

    1、证人孙俊仓、景仲强的证言,证明原告受伤发生的经过;

    2、白水县中医院诊断证明及爱克斯线会诊单、白水县尧禾地段医院诊断证明及门诊病历、中医院放射科、急诊科证明、病人处方明细表、各种费用票据,均用于支持其诉请;

    3、陕中金司鉴中心“(2008)医鉴字第0397号”法医学鉴定书,用于证明伤残情况。

    被告景智全提交的证据有:

    1、证人景仲强证言,证明原告在施工中身体不适,对损害的发生负有责任;

    2、证人候红民、刘文孝的证言各一份,证明原告从架子上摔入室内,当时架子完好无损。

   (四)判案理由

    原告王启仓受被告景智全雇佣,在尧禾镇东原村十组异地搬迁工程处施工时,从脚手架上摔伤,雇主景智全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该工程的分包人张怀升明知接受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应当与雇主景智全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且分包人张怀升提出与景智全签订了安全责任合同,排除了自己的责任,该抗辩理由违反法律规定,属无效约定,不予支持。二被告应对原告的受伤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但原告王启仓作为一名有多年工作经验的熟练技工,原告在架板未发生倒塌的情况下,自己不慎跌落,对自己受伤应负一定责任,双方责任应按3/7开成。对原告主张赔偿的营养费,无医疗单位证明,不予支持。

    (五)定案结论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景智全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赔偿原告王启仓医疗费、交通费、护理费、误工费、伤残赔偿金22570元的70%即15799元,被告张怀升负连带赔偿责任。

案件受理费50元,鉴定费1200元,原告王启仓负担400元,被告景智全负担450元,张怀升负担400元。

   (六)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

    1、原告王启仓是否与被告景智全形成雇佣关系,其与被告张怀升的关系如何,以及是否应承担赔偿责任。

   原告受伤的事实清楚,本案作为人身损害赔偿之诉,应当按无过错责任原则和过错原则进行归责。证据显示,被告景智全与原告王启仓虽未签订书面的雇佣合同,也无口头约定,但是王启仓是经雇主授权,在其指示范围内为雇主提供劳务即在其工地粉刷墙壁,且雇主按工作量支付原告劳动报酬,是受雇主的监督、指挥和管理,在二者之间已形成事实上的劳动合同关系,其雇佣关系成立。雇员在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对雇员的损伤应直接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而且是无过错责任。

    另有证据显示,雇主景智全雇佣工人在工作期间,没有必要的安全设施和防护设施,也没有建筑的相应资质,理应对王某的受伤承担一定责任,被告张怀升作为该建筑工程的分包人,明知接受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建筑的相应资质,和必要的安全生产条件,仍然与雇主景智全签订了工程分包合同,故明显存在过错,应按过错责任进行归责,依法律规定,二被告对原告的受伤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2、原告因受伤而产生的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各种费用的法律依据及其各项赔偿数额。

    2007年7月17日下午5时左右,原告王启仓在2米多高手脚架上跌入室内,造成原告右耻骨支骨折,住院治疗2天,花去医疗费1243.6元,交通费80元,诉讼中,原告申请伤残评定,经陕中金司鉴中心“(2008)医鉴字第0397号”法医鉴定,该伤情为伤残十级。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之规定,参照陕西省统计局上年度国民经济发展统计公报,确定各项赔偿数额为:

   (1)、医疗费=药费+住院费合计为1243.6元;

   (2)、误工费=误工天数x 受害人工资标准元/天

    受害人因伤残持续误工,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之日前一天,该误工时间确定为338天,依据陕西省统计局2007年国民经济发展统计公报,农村人口平均收入为37.8元/天,其误工费=338天x37.8元/天=12776.4元;

   (3)、护理费=护理天数x护理标准元/天;

根据原告的年龄、健康状况等因素确定护理期限100天较为合适,其护理费=100天x37.8元/天=3780元。

   (4)、交通费原、被告实际发生80元,以实际发生为准。

   (5)、住院伙食补助费只住院2天,原告自愿放弃。

   (6)、营养费因无医疗单位证明,不予支持。

   (7)、残疾赔偿金=受诉法院所在地上年度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x伤残等级系数x赔偿年限。

    经陕中金司鉴中心(2008)医鉴字第0397号法医鉴定书确定原告王启仓的伤残等级为10级,伤残等级系数为10%。按照陕西省统计局2007年度国民经济发展统计公报,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为2645元/年,因原告王启仓未满60周岁,赔偿年限自定残日起按20年计算,残疾赔偿金为2645元/年x10%x20年=5290元。

以上各项费用共计22570元。

    3:双方责任如何分担

    依据法律规定,二被告应对原告的受伤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但原告作为一名有多年工作经验的熟练技工,在架板未发生倒塌的情况下,自己不慎跌落,对自己的受伤亦有一定责任,双方责任应按3/7比例分担。被告景智全应承担22570元的70%,即:15799元,被告张怀升负连带赔偿责任。

    本案采取无过错责任原则和有过错责任原则来进行归责,公民的健康权是人们最基本的权利,应当受到法律的严格保护,从法理上讲,对一次性赔偿未涉及的赔偿项目,若请求合理,应当得到补偿。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